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叶卫平:历史,不是荒原

2015-12-03 17:59:08 来源: 雅昌艺术网华东站 作者:叶卫平

摘要:许江的葵园,是雄浑的诗,是激情贲张的理智,是历史和现实的坐标之上坦坦荡荡的赤子情怀。 对许江而言,葵,不仅仅是一种坚持而倔强的符号,更是东方对生命的理解:无论四季轮回,沧桑更迭,都屹立于天地之间,并且和天地共在共存。 葵园意识流 或许,你和历史的混沌大梦,仅仅存在一堵墙的距离。 墙那边,是工作室,它…

推荐关键字 许江

    许江的葵园,是雄浑的诗,是激情贲张的理智,是历史和现实的坐标之上坦坦荡荡的赤子情怀。

  对许江而言,葵,不仅仅是一种坚持而倔强的符号,更是东方对生命的理解:无论四季轮回,沧桑更迭,都屹立于天地之间,并且和天地共在共存。

  葵园意识流

  或许,你和历史的混沌大梦,仅仅存在一堵墙的距离。

  墙那边,是工作室,它为你提供一种逆反时空的境域。

  门,无声开启的那一瞬间,那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于无声处咆哮而来,把你抛向葵园,抛向怒吼着灼热和狂躁的日子——太阳,君临万物!火焰燃烧大地,比赤道风暴更猛烈的飓风让所有心灵战栗。天空龟裂,犹如被重击的瓷器,在刺耳的毁灭声中,东方的优雅和纯粹坍塌成尖叫的碎片。

  所有植物,都奇特地变身为葵,它们的躯体像冷兵器时代的枪杆,挺举起硕大的头颅,以最执著的敬畏,向空中那唯一的王者奉献狂热的虔诚。

  那时,葵园拒绝河流,因为水往往流淌着温柔的歌唱;葵园蔑视馥郁的花朵,因为芬芳意味着情感的暧昧;葵园遗弃诗,因为那精致的语言,不具备摧毁一切的暴力;葵园驱逐云朵和飞鸟,因为它们能够在天空自由自在地漫游;葵园不相信眼泪,因为太阳把泪水视为懦弱的标志;葵园不需要上帝,因为太阳无时无刻不宣喻着熊熊燃烧的真理。

  是的,在那个正义和邪恶没有界限的时代,以向往光明的名义,向太阳奉献无限忠诚,这就是葵园存在的意义!

  “葵园”断想以及断言之一

  A.当许江推开他工作室“沉重”的门,我仿佛听见激越的《命运交响乐》,那位失去听觉之后却向人类奉献出《欢乐颂》的巨人,似乎穿越而来,正指挥众多曾经被厄运之手扼住喉咙的生灵,他们场面恢弘地经历着磨难,忍受着蹉跎,在岁月无情的冶炼锻打之中,重新生长,挺拔如林,同命运作坚韧的斗争。

  B.这里,是葵园,是葵的家园。葵的命运、葵的悲欢,葵的沉沦和追求、葵的缄默和呐喊、葵的葬礼和重生、葵的集体无意识和意识……这一切,构成了许江葵园的历史。

  站在无数的葵的面前,我感到震撼:遍览艺术历史,没有任何一位艺术家关于葵的景观,像许江的葵园这样,充盈如此丰富的理智,激荡如此饱满的情感,表达如此强烈的愿望。

  C.在东方,并不久远的那个时代,葵具有任何有生命之物所不具有的意义(这一意义独特于任何一个时代和国度),因为葵被规定了“向日”的属性。尽管植物学家们一致认为这一属性纯属荒谬,但在一个被荒谬支配的时代,任何荒谬都可以冠冕堂皇地成为真理,这是历史的定律。于是,当绝对的威权找到了“太阳”作为君临万物的象征,“向日”的葵,在显示其自觉忠诚于“太阳”的同时,获得了摧毁历史的“黑暗”的特许。

  D.许江,以及许江这一代人,就这样被抛进了那个时代,被规定了“向日葵”的命运。曾经他们不再敬畏天空和大地,却竭力举着头颅,为了更接近那神坛之上熊熊燃烧的大神。倒错的理性,在脑海掀起狂涛巨浪;疯乱的情感,驱动狂暴的肢体,去制造一个又一个充满悲剧的现场。最动人的亲情,被粗鲁地践踏;最柔软的爱,被唾沫淹没;最善良的心灵,被斥为懦弱;最清醒的理智,被割去喉管。共和国的支柱轰然倒塌,诗和艺术,在蔑视的目光和恶毒的诅咒中,圈禁进被称为“牛棚”的流放之地……

  E.上述情景,是葵园不可规避的记忆。当一切类似中世纪的噩梦破碎,一代人的青春已经滥觞于历史的悲剧,不再青春年少的他们,被认为垮掉一代的他们,骤然清醒,茫然四顾。“道常道,非常道”,曾经的神圣消失,一切价值必须重估,他们将何去何从?

  葵园黄昏

  孤独,寂寞,甚至没有影子伴随。最后的太阳,就像你在遥远的法兰克福为“棋”所设置的结局,当所有棋子被命运之手抛出棋局,那独占世界的孤傲的王者,也意味着被无情地抛弃。

  季节不再酷热,秋季疾步而来,这是太阳的宿命。

  天边,冷却的风,穿过山峰的齿缝,缓步而来。

  你知道:偶像已经跌落神坛,众神的身影悄然坠入幽暗的深渊,神的光辉在葵园的历史中终将黯然熄灭。

  太阳缺席的时代终究来临。

  葵园萧索,葵林苍凉,聚集在一起的秋葵咀嚼着灵魂深处的悲慨。

  葵叶褴褛,葵秆却依然倔强,你深入其中,把自己站立为葵,你和你们的脸庞笼罩秋色的昏黄。

  当曾经的圣殿,坍塌如沙器,尘埃飞扬,秋葵簇拥于疮痍满目的废墟,当秋光凛冽但舒缓地抚摸着一颗颗硕大而沉重的头颅,西风很瘦,秋葵摇曳着比秋风更瘦的身躯。

  你以罗丹《思想者》的姿态,静默于葵园,守候那犹如大地一般的肃穆。

  于是,在你辽远的视界中,在一道又一道微微颤动的地平线之外,神秘的钟声就像史前的洪水汹涌而来,覆盖大地——

  秋葵们以宏大的和声,呼应那席卷一切的呼唤;葵园以救赎者的姿态,在一个注定“贫困的时代”,重新生长!

  “葵园”断想以及断言之二

  F.回顾许江在上海美术馆的葵园中,有沉静的水,水面漂浮纯净的烛光,走进那烛光幽然的境域里,人们会不由自主停下脚步,让心灵进入一种寂静。在那寂静的时刻,仿佛有挽歌(一代人青春年华的挽歌)从遥远之处逶迤而来,穿过现场的葵园,徘徊在水面之上。

  G.思想毫不矫饰,是许江的风格。反思一个时代,体味其中的残忍,并从中孕育动人的人文关怀,许江有一种罕见的简约和深刻。面对福建闽西土楼,他说“一座楼就是一个村庄”,就是这座楼所有住民唯一的家园,当阶级斗争把某个成员驱逐向深山,“一种紧张,一种被遗弃、被关在门外的惧怕”便强袭而来,“没有比只身处在楼外的荒野上更孤单的了”。作为曾经以向日葵自居的一代人,他们作为驱逐者将“异端”们放逐出家园之后,自己也面临着被放逐的可能,这就是那个时代终结之后,他们所面临的现实。

  H.20世纪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曾追问世界:“贫困的时代,诗人何为?”我在许江的葵园之中,仿佛听到了他从葵林深处发出对自我的追问:“恶梦之后,一代人何为?艺术何为?”

  I.罗曼罗兰说:“人啊,你当自助。”悲怆,愤慨,《命运》第三、四乐章,像滚滚雷声在葵园响起。一代人在悲怆和愤慨中化为奋然的葵。当“此在”被宿命置于某种定论而注定了沉沦的命运,唯有以超越自身从而凝聚集体的愤慨和勇气,才能在宿命的捆绑中获得自救。

  J.在许江的意识深处,他这一代人尽管曾经迷失于时代的暴虐,但并未失去他们生命珍贵的抗逆性。是的,他们读过《牛虻》,亚瑟一旦从虚伪的欺骗中觉醒,巨大的愤慨犹如熊熊炉火熔炼出钢铁的意志;他们欣赏《约翰·克里斯多夫》,当青春挣扎出混沌、暧昧、矛盾、冲突和骚乱,当心灵荒唐的堂·吉诃德之矛被现实轻易折断,却能够以英雄的不屈,从不堪的蹉跎中奋然而起。可想而知,在许江内在境域里,葵园从诞生的那一刻,葵们就拥有亚瑟和约翰·克里斯多夫的基因,就自觉地具备了一种集体英雄主义的气质。

  M.因此,在许江的创作过程中,有一种当下艺术绝对缺失的意味深长的群体性在场——

  那无数人带着伤痕的倔强,那无数倔强衍生出刀削斧凿的刚强,那不再妥协的刚强所表达出的意志,无不折射出断然悖逆黑暗谬误之后日渐光明的理智。他们不再狂热,不再迷惘,不再匍匐于任何神的祭坛。他们幻化为无数的秋葵,集结在葵园,记载了历史和当下,构成宏大而独特的存在。这是许江这一代人可能向世界展示的、浓缩了东方命运的景观。

  葵园在东方

  第一朵云,从葵园飘扬起来……一朵又一朵云,追随着,徜徉天空。

  第一对翅膀,从葵园飞翔起来……一对又一对翅膀,追随着,在云间漫步。

  第一注清泉从葵园难以感知的深处漫溢而出,湿润大地干裂的嘴唇,某种被遗忘太久的温情,哺乳着秋葵饥渴的根茎。

  此刻,你向大地俯下身去,祖先们涌动的身影,从皇天之下的厚土深处向你漫步而来,他们——

  飘逸有如大鸟,在苍穹的最高处狂草永恒。

  豪阔有如长河,从九天倾泻而下奔流到海不复还。

  愤怒有如雷霆,壮怀激烈让漫天风雨停歇。

  静默有如佛塔,月光里的身影遥遥渡向彼岸。

  恭谦有如山路上的石阶,可以把灵魂交给缥缈的蝉鸣。

  清高有如梅花,即使坠落泥淖碾作尘土也要芳香如故。

  执著有如一个衣裳褴褛的大汉,赤足狂奔,追逐西去的太阳。

  是的,只有在东方,只有东方的大地才会蕴含如此丰富的意蕴,才能赋予昂然创生者以广阔的未来。

  你知道:季节在轮回,岁月在轮回,沧桑在轮回。

  当你紧握画笔耕耘葵园的时候,大地在你内在世界的版图中深沉而悠远地呼吸,那是历史如歌的慢板,那是无视时间栅栏的箴言,那是给予一切存在以梦境的诗意。

  因此,你的秋葵不仅仅显示出一种枯槁的挺拔,在那消瘦而倔强的支撑下,缀结葵子的葵盘,更有了闪烁的金黄,辐射出火焰的韵律。

  那“狂飙”之葵,以怒涛的热烈重返大地,葵园激荡出海的澎湃。

  那“横葵”之葵,以赤子的虔诚皈依大地,葵园书写赤子的情怀。

  那“葵塔”之葵,堆积如山,汇聚成塔,以纪念碑的姿态,告诉世界:

  在东方,在东方的大地上,

  历史不是荒原,葵园拥有生命的灿烂!

  “葵园”断想以及断言之三

  N.因此,年复一年,许江像一个辛勤的农夫,在工作室耕耘不掇,营造着葵园;月复一月,他“火栗在手”般只争朝夕地为同龄人画像,让一颗又一颗葵生长;日复一日,他视一米处的画布为岩壁,运笔如刀凿,让葵园之“象”,具有抗击风雨侵蚀的力量。

  O.这是一代人的救赎。他们不是基督的羔羊,救赎必须求助上帝;他们不是本雅明的弥赛亚,将未来寄托于犹太教的圣坛;他们不是佛教徒,追随暮鼓晨钟,让心灵在一派虚无中获得安宁。许江宣称,在东方,“重返大地,重新生长”,是一代人自我救赎的主题。

  P.在许江的工作室,我久久环视他的近期作品,那难以计数的葵,或深情地偃卧向大地,或狂飙汹涌地扑卷向大地,或紧密堆叠累积在大地之上,像山峰,像金字塔……那一个个缀满葵子的葵盘,像一张张面孔,洋溢着对重返大地的渴望,满怀着把葵子交给大地重新生长的期冀。

  Q.东方的葵园。葵园之下是东方的大地。对东方大地的绝然回归,许江说这是“一种庄严与凝想,一种穿越与念远”,它让背负历史的葵“怀抱理想,充满激情,让人心旌摇荡”。

  R.维特根斯坦暗示人们,每个人都有一条通向他内在的私密通道,关键是要找到这一通道的入口。重返东方大地,便是开启许江私密通道的昭示,而凝想、穿越、念远,鼓舞我踏入许江内在东方大地的原风景——

  东方大地上,深嵌着夫子风尘滚滚的车辙,回响着老子天伦大道的言说,记录了诸子百家的声音,雄立着连绵不绝的山岭,奔流着万年不竭的大河……

  东方大地深处,那沸腾的岩浆,是祖先永不冷却的热血;那默默涌流的甘泉,是先贤馈赠的滋养;那质朴醇厚的芬芳,是五千年文明的魂魄……

  S.葵们重返东方大地。重新生长的葵园,将是一种集体主义的极具史诗意味和英雄气质的存在。许江相信:只有如此,世界才会向曾经沉沦的一代“救赎者”敞开,并大度地赋予他们勃勃生机的未来。这是许江,在以艺术的葵园为一代人的历史建造纪念碑的同时,向他们发出的呼唤和期冀。

  T.往葵园的深处望去,我默想:这是当代中国最有价值的艺术!因为它不仅凝聚了一代人的意念和梦想,而且在其中倾注了东方的精神和意志,绽放出东方的当下和向往。因此,葵园的意义已经不再局限于艺术,不再局限于一代人。这,让我情不自禁联想到了文艺复兴,那个时代的巨子们,在中世纪的黑暗笼罩下觉醒之后,难道不正是从古希腊的科学精神、人性观照中获得启迪的吗?

(责任编辑:王璐)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林寿宇:为何在白色的天
  2. 2【雅昌讲堂4280期】吕成龙:瓷器发展
  3. 3【雅昌专稿】这一次,中国嘉德拍卖接
  4. 4北京保利第43期古董精品拍卖会重要作
  5. 5【雅昌快讯】清华大学雪花秀非遗保护
  6. 6朴拙大雅的心灵艺术
  7. 7佳士得香港秋拍力推孤品北宋汝窑天青
  8. 8【雅昌快讯】谁说绘画不可“感情用事
  9. 9【雅昌专稿】他完整了美国绘画史,“
  10. 10官宣:中国嘉德2018秋季精品展—走进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张晓君 010-84599275-801bjb@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