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带你看展览】从沙发垫到城市建设:德意志制造联盟走过的一百年

2017-03-19 06:46:45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房卫

摘要:“德国制造”在几代人印象中一直是优质的代名词,德国的现代产品设计融合实用与艺术,反对贵族式的奢靡和普通工业品的枯燥乏味,从普通的日用品到现代化的建筑,设计无处不在,可谓是“从沙发垫到城市建设”,逐渐让“德国造”家喻户晓,这些还要…

  “德国制造”在几代人印象中一直是优质的代名词,德国的现代产品设计融合实用与艺术,反对贵族式的奢靡和普通工业品的枯燥乏味,从普通的日用品到现代化的建筑,设计无处不在,可谓是“从沙发垫到城市建设”,逐渐让“德国造”家喻户晓,这些还要德意志制造联盟说起。

  19世纪末期的,德国在工业水平迅速赶上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英国、法国,居于欧洲第一位。德国在上升期不仅要求进一步工业化,而且希望成为工业时代的领袖。1907年,一个由企业家、艺术家和技术人员组成全国性的组织──德意志制造联盟诞生了,其创始人包括外交家、艺术教育改革家、设计理论家现代师等人,旨在提高工业制品的质量和审美。

  正值该联盟诞辰110周年之际,“德意志制造联盟:100年的德国建筑与设计”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举行,以其百年来的代表性设计品(器皿、家具等)、历年展览的海报、出版物、建筑模型、绘画、摄影以及影片,向我们展示了1907年成立以来在社会变迁与时事驱动下逐渐成熟与蜕变的“德国制造”。

  1907-1918:德意志制造联盟的渊源

  19世纪中期,工业化和城市化导致所有生活领域发生变化,工业生产中按照样品规范制造的批量化产品造成手工和艺术质量降低。针对这种情况,英国首先发起了“工艺美术”运动,要求回归前工业时期的生产方式。1980年左右,德国吸收了英国的理念,尤其是“作坊主张”和威廉·莫里斯和约翰·拉斯金提出的信念,即:艺术造型应该具有道德和教化影响力。

  德国的改革者主导的原则不是“历史”,而是“生活”。德国人并不往回看,而是致力于改善工艺产品及其生产形式,通过艺术家和手工业者结合,创造耐用又时尚的的高品质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德意志制造联盟应运而生了。

  “为了逃离现状和当前的丑陋状态,让我们关注到古老事物的美……用途完美的物件是遵循符合理性和逻辑的构建创造出来的,并且具备美的首要条件。”亨利·范·德菲尔德在《新风格》中提到。

带装饰图案的织物

  现场展示的这三件带装饰图案的织物收藏于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博物馆,是威廉·莫里斯的作品,图案设计分别是“蜂蜜酿造”、“郁金香与杨柳”、“郁金香花园”三种图案,其中“蜂蜜酿造”这件创作于1876年,也是本次展览中我们所见最历史最久远的作品,这一时期的设计还带有英国工艺美术运动时期手工艺的影子。

“咖啡哈克”咖啡罐 1910年

“咖啡哈克”咖啡壶具 1910年

吉布森女孩马诺丽牌香烟

  这是一组1910年的设计品:为“咖啡哈克”设计的咖啡罐、咖啡壶,以及“吉布森女孩马诺丽牌香烟”。策展人告诉我们,在这一组设计品中,出现了设计史上“全方位”的形象设计理念,将企业的品牌logo设计为工业品的主要装饰,无论咖啡壶、咖啡馆、奶杯、香烟盒,都印上了时尚的logo,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了设计与商业品牌的结合,非常先锋。直到现在,人们一提起“不含咖啡的咖啡”,就会想到“咖啡哈克”这个品牌。

咖啡制作器具  彼得·贝伦 通用电气协会

  早在1906年,第三届德国工艺美术展时,通用电气协会的艺术顾问彼得·贝伦斯就已经为德尔门霍斯特煤油厂的“锚子品牌”的展出样态制定了统一的设计标准。之后,这种设计理念延伸到香烟盒、印章、厂徽、饼干包装等。

  1918-1933: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德意志制造联盟

  在这段时期里,德意志制造联盟通过出版物、展览以及住宅区等方式系统性地将他们的理念传递给普罗大众。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制造联盟创办名为“Die Form(形式)”的杂志,以及同样名为“Form(形式)”于1924年举办的展览。这些出版和展览工作不仅起到公众展示教育的作用,而且反应了制造联盟对于“好设计”的模范功能的坚持。

德意志制造联盟的刊物《形式》杂志

  展出这些旧杂志《形式》是当年德意志制造联盟的刊物,每期探讨一种设计品。瓦尔特·雷斯勒试图将《形式》打造成联盟的主导刊物,这一努力于1922年因通货膨胀引发的资金短缺无疾而终。1925年,杂志重新出版,“形式”已被纲领性地宣称为主导概念。贝伦特呼吁,制造联盟的任务应当是将形式与设计的过程看做工业化带来的新秩序的一部分。

  1933年之前,《形式》面向未来和技术,与《造型之书》系列读物结合,介绍了设计工作的所有领域,设计建筑、城市建设、房屋建造等主题,还探讨了“新类型”,工业制造的系列产品和电影、摄影中的实验性作品。

  1935年,杂志在最后一期——作为纳粹“工作之美”部的特刊出版后,被强行停刊。在此之前,《形式》呈现了制造联盟所有的理念与方案,让一切重要讨论在此展开。

卡尔鲁斯厄的马略尔卡陶器 1924

棒形花瓶

餐具“乌尔比诺”(盛蔬菜的碗)1903

  1924年夏,维腾堡州制造联盟在斯图加特举办首次大型展览“形式”,明确表示“好的德国形式极其迄今为止的发展道路”,而且对产品消费者的品位修养起到教化和启蒙作用。制造联盟在遴选展品时候,摆脱了之前一贯的造型形式:无论是手工还是机械制造的金属、玻璃、皮革和木材工业产品,关键在于无装饰。展出的实用品——从刀叉到碗碟、家具、壁炉直至墓碑,既有包豪斯的冷静务实的形式,也有原始有机的形式。

  当然,也有持异议者认为,设计并不一定要靠“去除”外在装饰才能达成,而应“从内而外”地通过符合材质、构建和目标得以实现。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 斯图加特  1927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 斯图加特  1927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 斯图加特  1927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 斯图加特  1927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 斯图加特  1927

德意志制造联盟魏森霍夫住宅区模型 斯图加特

  1927年,制造联盟在斯图加特举办展览“公寓房”,呈现了新的居住形式,以此作为在未来赢得新的生活方式而展开“斗争”的一部分。设计师鲍麦斯特为展览设计的海报展现了19世纪晚期的居住空间,配有风格主义的家具,然后在空间上用画了两笔粗重的红叉,很有攻击意味。传统形式采取统一布置、家具装饰,如此形成带家具的房间,被视为“核心谬误”,我们要坚决排斥,从“现有的好类型”中遴选出单个家具,被看做务实的新居住形式的标准。

德国制造联盟海报(复制) 维利·鲍麦斯特,维尔纳·格拉夫·路德维希·密斯·范德罗

  策展人告诉我们,德意志制造联盟从发起,就是为了服务普通民众的,而非权贵,所以他们设计了很多组装轻巧,便捷实用的产品。例如在这样务实而中性的空间中,这种标准化的家具,不需要时可以轻松搬走,居住空间的变化能力应当符合新时代人的流动性。

  最佳的公寓房会变成完美的实用品,能将日常生活中的所有不方便降到最低。由于先前显摆式的寓所如今已变得相当促狭,要达到上述目标,公寓房的组织形式就应当是:每个空间极其布置均依照目的何功能充分设计。——路德维希·希尔伯斯海姆。

奥特连牌房里的客厅和餐厅 费迪南德·克雷默

奥特连牌房里的客厅和餐厅 费迪南德·克雷默

桌椅模型

  制造联盟的杂志《形式》尤其强调了费迪南德·克雷默为楼房设计的家具,体现了在新楼房的简洁空间里,克雷默的作品是“最能想象的居家效果”,“精神让关于新公寓房的理念所向披靡”。克雷默设计的简洁而轻巧的家具随之成为了德意志制造联盟的理想代表。

新式独栋住宅 布尔诺 1927

  192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成立十周年之际,九个捷克斯洛伐克制造联盟成员设计了样板住宅区“新式独栋住宅”。16栋样式朴素的房屋呈直角围在庭院式的内廷四周。这些三层住宅楼以中产阶层为客户群,然而,由于位置偏远,直到三十年代中期,这些住宅才得以全部出售或出租。

制造联盟住宅区  芭芭  布拉格  1932

  位于布拉格老城西北方向,沿着莫尔道河缓缓倾斜的山坡“芭芭”上,捷克斯洛伐克制造联盟建造了第二个住宅社区。独栋住宅由业主各自建造完成,虽然有着明确的城市建设方案,并且这些单户独栋住宅在山坡上成行排列,仍然呈现出多样的整体形象。

制造联盟设计的客厅、公共空间、卧室、健身房等 1930—1931

  1930年,法国家居装饰联合会首次在巴黎大皇宫举办的年展增添了一个国外战区,邀请德国布展。德国政府将布展任务交给制造联盟。联盟的设计师共同策划了关于现代居住和标准化工业产品的展区,采取了全新的呈现形式。他们特别注重设计一幢十层楼里的两套小型公寓房和一个共用客厅,希望以此展现未来的流动性社会的居住形式,即小型公寓,配有宽敞的共用客厅,仿佛住在酒店或客栈的生活。这一备受赞誉的展览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尤其因为不循常规的新展览方式:巨幅照片并没有装框,斜挂着固定于墙,以便与观者的视线相符。

马赛尔·布劳尔 桌子 椅子模型 1925—1929

(背景)公寓高楼的共用餐厅 瓦尔特·格鲁皮乌斯

  1933-1945:国家社会主义时期的制造联盟理念

  纳粹党统治时期的德意志制造联盟,在被政治同化的影子下继续他们的工作,在这段时期为了生存而付出的代价以及最终被迫解散的局面。在这个时期所陈列的展品也能让观众看到在民主社会主义时期里幸存下来的产品设计。

图中的照片是纳粹时期的奥登斯堡松特霍芬的集体用餐室 设计于1939年左右

  1935年初,制造联盟杂志《形式》最后一期出版,标题是《工作之美》,指的是阿尔伯特·施佩尔主管的“工作之美”部。该机构是纳粹共同体“快乐带来力量”下设的部门,负责改善劳工的工作条件。不仅说明制造联盟这时已被拉入到民族社会主义运动中,而且表面纳粹组织可以使用“制造联盟”这一名称来自我定义。

  大批生产以及传播到民众日产生活中的产品也被用来装点纳粹的奥登斯堡,采用的几乎完全是简洁、实用而无装饰的形式,而着曾经是制造联盟的长期主张。纳粹时期设计的食堂餐具,或是玻璃制品,毫无断裂地融入到从魏玛时期到战后所延续的制造联盟精神。

大众接收器(收音机)  哈格努克公司 型号VE 301 1928

  策展人告诉我们,纳粹时期,德国几乎每家都能拥有一台这样的收音机,在当时看来已经很先进,但这台收音机只能收听到一个电台,那就是纳粹自己的电台。

花瓶  威廉·华根菲尔德 1935年

  威廉·华根菲尔德早在1924年已有作品在制造联盟的展览“形式”上参展,1926年他加入制造联盟,他设计的玻璃制品看上去“简洁明晰,却又像技术设备一样精确配套”。华根菲尔德成功地坚守着制造联盟的一个核心理念,即设计出符合功能、符合材质的“美好”物件。这些产品当时还首次被批量化生产。他的部分设计具有不折不扣的现代性,赢得了最高的售价和嘉奖,这一成功的产品系列即便在1945年后依然畅销不衰。

咖啡具和茶具  赫尔曼·格莱驰  1931

用于教学使用的德意志制造联盟匣

  1945-1959:战后重建时期的德意志制造联盟

  德意志制造联盟于1938年被迫解散,直到1950年才得以正式重组。在战后重建的这段历史里面,制造联盟经过了意识形态的阻扰以及被迫解散的命运以后,为了一个“新世界”的建立所坚持之前的工作。但是,这段时期是制造联盟自我反省和自我批判的开始。对于部分制造联盟的老成员而言,外界的影响使得他们的信念得到质疑。

刀叉餐具 彼得·拉克 1958

花瓶  威廉·华根菲尔德 1961

装食盐和花椒面的小容器   威廉·华根菲尔德  1952年

刀具   威廉·华根菲尔德  1950年

果汁分离机 马克斯·布劳恩 1952

果汁分离机 马克斯·布劳恩 1957

厨房多用机器 阿尔弗雷德·米勒 1957

  1959-1983:立场的转变和崭新的定位

  成员对于制造联盟的质疑成为联盟立场以及定位变化的开始。制造联盟在经历了多年的兴衰后,再次以新的面貌,新的思想与公众互动。正当国际政治局面处于冷战时期,制造联盟的核心理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联盟对于生活的思考不减,反而更加深入。设计引领生活并不能概括制造联盟在这个时期的工作。他们把注意力扩张到人们生活的大环境上,再好的设计也抵不过生活环境的重要。经济的快速发展给制造联盟一个警钟:生态环境的破坏与其对人文社会的负面影响。

海报(复制品)拯救水资源 汉斯·埃尔尼 1961年

  1957年,制造联盟提出了一个意义重大的社会政治话题,即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对自然风景造成的破坏,以及战后重建中的不良发展。汉斯·施密特阐明了“生态环境的破坏”的方案,这件海报即是当时对水资源枯竭的警示。

可折叠的闹钟 1973

便携式半导体收音机 1964

罗莱照相机 恩斯特·莫尔克 1966

  1959年左右的折叠椅 背景写着“制造联盟是成员本着良心做事的地方”

《制造与时代——德意志制造联盟的月报》1959—1982

  在1959年10月的会议上,人们支出“终于可以探讨需求,而不是之谈生产。”瓦尔特·洛索夫强调了这一转向,既不再是生产者,而是消费者作为制造联盟的目标群。他指出“某些自然风景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卡尔·奥托主张,城市规划的路线应该有根本性的改变。“工业、经济、交通和人群全都肿瘤般地密集在一起。已经将风景吞噬、摧毁、使之病入膏肓。”这次会议以前所未有的态度指出了工业社会即将面临的问题,引发了激烈的讨论,这些唇枪舌战连续好几年在制造联盟的期刊《制造与时代》上进行。

  1983-2007:碎片化与价值的追寻“我们今天还需要制造联盟吗?

  “制造联盟该何去何从”成为这个展览部分的核心问题。在展览的最后一部分,我们将进入德意志制造联盟回顾展的尾声。尽管如此,这并不代表制造联盟的结束。更重要的是,最后一部分的展览希望观众能够认识到,从成立到现在,制造联盟都处于时代的最前列,其前瞻性到现在为止仍有很大的回响。

海报《向物品说再见——一次性消费的原则》 格特·米勒 1989

  自八十年代中期,德意志制造联盟的新领导层着手新的主题,1986年,德意志制造联盟通过展览“震悚与创造”探讨了青年对消费世界的影响以及青春文化的商业化倾向。1989年的展览《向物品说再见——一次性消费的原则》,展览以挑衅的姿态探讨一次性消费。

德夫勒 卡尔斯鲁厄地区

制造联盟住宅区模型 德夫勒 卡尔斯鲁厄 模型1992

制造联盟住宅区模型 德夫勒 卡尔斯鲁厄 模型1992

制造联盟住宅区模型 德夫勒 卡尔斯鲁厄 模型1992

  制造联盟住宅区“德夫勒”与所有前身截然不同,其宗旨不再是建筑上的创新,而是重新赢得作为居住地的老城。1977年,针对即将面临大面积修缮的“德夫勒”住宅区——该住宅区位于卡尔斯鲁厄老城的东部,曾经是手工业者的聚居区。极为制造联盟成员共同制定了方案,政府为建筑史提供了一块建筑用地,以便他们按照城市的街区结构,在此设计制造作为样板的独户多层别墅,这项工程持续到1992年。

制造联盟住宅区模型  威森菲尔德 慕尼黑  2006

  在慕尼黑奥林匹克公园的南面,曾经的军营驻地,面积5.5公顷的地盘上,计划建造制造联盟的威森菲尔德住宅区:共有520套公寓房,建筑面积达45000平方米。另外还有4000平方米的办公区域以及面积1270平方米的幼儿园。制造联盟认为,其目标在于通过新的住宅区为21世纪的城市居住所面临的挑战给出解决之道。“密集的都市生活所具有的融合品质”应当促进双亲与单亲家庭、独身者、老人以及残疾人的融洽工具。生态环境、新的建筑材料和市民参与等问题也受到关注。

  415为设计师参与了竞标,来自东京的日本设计师坂本一成夺魁,他的设计方案由四层、八层和十一层的“小高层”组成,每栋楼的占地面积不超过12*12平方米,这时迥异于中欧传统的城市景观,可以看出日本美学以及亚洲人对纤巧结构的偏好。坂本一成谈到“岛屿规划”,即在四面筑墙的小型花园庭院所组成的海洋中,房屋仿佛岛屿一般矗立于海面。他认为,他的方案体现了一种“柔和的秩序”。

  居住者从绝大多数寓所都可以从三个不同方向看见周围环境,对环境的感知远比传统的成排建筑格局更加广阔全面,这既是“日常生活的诗意”理论。

(责任编辑:房卫)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0%当前指数:6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张晓君 010-84599275-801bjb@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