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邮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精品导购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上海-世博 > 展览 > 正在展出 > 正文

“拾遗记”柴一茗作品展

城市上海 - 上海
地点上海市铜仁路90弄4号1楼
时间2018-07-08~2018-08-01
开幕2018-07-08 15:00
“拾遗记”柴一茗作品展,共18点击查看组图

柴一茗的画总叫人心生欢喜,即便你的意识尚徘徊在似懂非懂之间,心却已然清澄且雀跃着的那种欢喜。这“欢喜”是名词也是动词,就在人们的目光抵达其画作的瞬间滋生弥漫,却又反向直抵人心。他那类似涂鸦的寥寥数笔之中不但有扎实的水墨技术做底色,更蕴藏着强大的共情能力。试图以技法画派来定义柴一茗是徒劳,他早已自陈其“创作是一种搅拌”,这种“搅拌”不惮于呈现各种渊源,却又模糊了这些渊源之边界,让模式化的艺术解读失效。你可以在其画作中读到东方的道家之韵、禅宗之味,抑或西方的现代主义乃至后现代主义,但只将这些用于阐释显然是不够的、不能尽兴的。他的这些作品无论画幅大小,皆格调清新,笔触挥洒,想象恣肆,它们在根本上是打破名教,不容深究,一派率性天真。也正是在破除名教的意义上,柴一茗的画作合乎了庄子“无所待而游无穷”的“逍遥游”精神,又添加了近世西方启蒙中“人”的观念,不掩肉身欲念,灌注进生机勃勃的生命力,涌动、澎湃、飞扬。

柴一茗擅水墨,黑白恰是至简却最富表现力的生命色彩,除此之外,蓝色在柴一茗那里亦是极富意味的色彩:《蓝色的小东西》是我们每个人生命里都有的邂逅与瞬间,它或它们就生长、飞舞与飘荡在我们四周及心上,在各自的记忆中追索着历史的对应物;《时光倒流》的背景上必然有它们,挥之不去,又无端奔涌进梦中,是谓《蓝色纠缠》吗?可一转身,一番辩证之后,它们又成为《帮我度过良宵》;《昨天今天明天》乃至《另外一天》都不缺它们,而《一个好年》是漫山遍野的它们。不能说破、无需说破,其实也无法说破这抹蓝之意味,只说它是寂静而空灵的颜色,有所谓“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与画作构成不可分割整体的,还有他的题名:这些一眼看过去的日常用语,在与其对应画作的契合抑或距离中,成为了诗。

在柴一茗的笔下,循着题名的暗示,毫不起眼变得意味深长,欲说还休变得明白晓畅,平淡无奇变得妙趣横生,作者引领着观者,让感官始终处于被激活的灵敏状态之中。画家在人们的忽略、遗忘与麻木之处着笔描摹,帮助世人恢复他们的感觉系统。他钟情于《拾遗记》这样的古书名,实在是因为他就是一个拾遗者。他的生活与生产方式与这个时代、这个城市的主流保持着距离,除了收藏,画画是他另一种拾遗的方式。他在自己的世界中神游,并用画笔记录下一切。他拂下旧物上历史的尘埃,听得见往事的喃喃低语,他知晓《时光倒流》的魔法,看得见《以前的世界》,也绘得出《从未去过的风景》。拾遗者是时间莽原上的拾荒者,他们拾掇起陈旧之物、破碎之物、冷僻之物、废弃之物以及荒诞之物,表面上跟此时此刻此地隔膜尤深,却往往因此更为洞悉时代与人心的秘密。他在那些被历史遗忘的事物之中钩沉着美与真、奇与幻,为我们拼读出时代的心灵全景。

网友评论已有条评论。 点击查看
昵称 验证码

野生于江苏沛县,祖上是北平的贵族,民国初年,顺京杭... [详细]

袁志山,1943年出生于江苏扬州,196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详细]

井士剑,1960年生于辽宁黑山县。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详细]

“与艺术共生”是阆风艺术一贯追求的理念,也是选择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的原则[详细]

奥赛画廊具有八年油画收藏经验,加之专家和收藏家等的帮助,兼容并蓄,坚持专业[详细]